瞧老太半夜说心路,举报党归顺露歉意

免责声明:本文如引发涉及到的聊友不适不快,可通过QQ42596935联系作者。如有申辩反证的文章,也可在评论区发表

半夜,谈天说地群的大聊丕极正在解读最近几天忽然刮起的躺平主义思潮,引来不少聊客参与。

实际上,大聊丕极几年前已经是躺平主义的先行者和实践者。因此他的延升解读,显得格外的头头是道,令人信服。

后半夜,话题忽然又转到举报党,引来群主瞧老太的话匣子。

见瞧老太要讲话,丕极等众聊客都谦让起来。

瞧老太第一番讲话大意是,谴责举报党的错误行为,尽管有一些扯不清个人是非恩怨导致,但造成对一些无辜群和聊友的伤害。瞧老太自己就是受害者,细节前几个章回已经有所表述,另外,又说到金属锈也因此住院,相比瞧老太有体制内公费医疗享受,金属锈则体制外自费医疗,显得非常凄惨。

这金属锈原是大话自由的群管,爱聊天,但话锋犀利,时而有的冷嘲热讽。也常动用管权禁言踢人,得罪不少聊客。大话自由群也由此越来越封闭,越来越冷落。于是,他就去瞧老太群寻找对手挑战。

那时候,真是美国总统大选,他看不上川普,于是和挺川派发生激烈交锋,但实际上他也是分权运动支持者。

后来就是瞧老太所说,他被人举报了,而且情绪失控,导致心血管类疾病住院了。

总之,瞧老太严厉谴责举报党,甚至指名道姓批判了四凤。

这四凤,大概是北京人,见多识广,精明机巧,对自己智力水平自信满满,和聊客交流,难免经常来几句京骂。他还列出聊天室几大SB,不过,为了减轻群愤,他也淡淡补充一句京式自贬幽默,称自己也是SB。

总而言之,四凤和他的几个伙伴,在聊天室受到他们认为不公平待遇时候,做过一些举报。因此被瞧老太归类为举报党。

四凤,倒也是坦然,只是弱弱的反问,瞧大姐,如果我在一个群,被管理禁言踢出遭受欺负,这口恶气难道作罢?

言下之意,如果自己是无辜的,举报也是伸张正义的行为。正如他的好友十七所说,我举报天际飞鸿,是为聊友除害,是英雄壮举。

于是众多聊客,纷纷插话,大意是,这样做,连累很多人。

放下这番争论不提,单说瞧老太明知四凤这般作为使自己受了伤害,依然保留四凤和他伙伴在本群的话语权,此真乃慈悲心使然,也就是即使她痛斥四凤,但也还是把四凤当成朋友对待,有苦心规劝的味道。

她的慈悲大度,自然赢得四凤他们的尊重,对瞧老太,他们言必称瞧大姐。内心估计是有的过意不去,但碍于面子,也想不了了之。

总之,瞧大姐这等风范,引来不少聊客赞美。

于是引发瞧老太第二番讲话。

瞧老太特意点了陈局长的名字,因为陈局长写了一个有关瞧老太的记事的文章,瞧老太读了,觉得有一些描述是有误解她本意,因此,今晚,实际是次日凌晨,特地回顾她办语音群的心路历程。

讲话大意是,她是一个认真的人,体制内宣传系统退休后总想发挥余热为社会做一点事情,于是想好好的办一个大群,作为聊客的精神交流平台,

但是,这个举动有的两边不讨好,也就是分权派猜测是不是有维稳的嫌疑,集权派猜测是不是有鼓动民意的嫌疑。

而瞧老太压根没往这两个方向想。

所以,瞧老太说,经过被喝茶事件,她想法有了很大的转变,不再想弄一个所谓大规模的群,来取得一种成就感,有一两百人谈得来朋友交流交流新闻和心得,就够了,毕竟自己岁数已经大了,聊客的素质又如此难以捉摸。既然现状皆有可能,一切难以控制,不如规模控制得最小才是最合适。

这番心得,引发正在办群的群主瑜中居女生的共鸣,主动上前以晚辈身份向瞧老太表示敬意。

情绪上看,瞧老太谴责了举报党,也属苦口婆心。但,总体上上说,瞧老太已经显示出做到了宠辱不惊,看花开花落;去留随意,任云卷云舒的境界。

然而也有反对声,一个不知名的聊客,突然进入语音区,拿麦说了两句,似乎要挖出更深之意,预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一会分解。

提交评论

安全码
刷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