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南女长论赢掌声,好慧海动怒逐庄民

却说蒋德群历经几次封杀,依然人气爆棚,如火如荼。

这一日,众聊友又谈论起家国情怀,扯了一个下午后,情歌进来了。

情歌马上申请要麦,讲述了他的家国情怀,尤其认为,当有外来侵略者时候,家国内部应该停止纷争,一致对外的说辞,于是引来一片争论。话题于是又引入中日关系,以及南京大屠杀事件。

大聊丕极,引经据典介绍了南京大屠杀的起因,当时中方军事指挥者唐生智。在日方强大军事实力面前,既没有认输投降,也没有负寓抵抗,而是选择了从上海淞沪一直往南京方向溃退,遭日军一路追杀到南京,扩大了惨剧。得出结论是没有及时投降止损,应付指挥失误责任。当然深层原因是唐那个时候害怕落一个投降骂名。

汪粉上麦,他自称汪精卫的粉丝,这个话题也倒是他热衷的,他显然支持丕极的说法,人权至上,生命崇高。对被统治者而言,谁统治都是统治。不如及早顺服。

人文主义,改名清道夫,又从个人在国家中的身份权利,来阐述个人什么情况下为国家是合理的。

斯平克斯,发言要求情歌放弃从前的仇恨,因为按这个逻辑,现代中国人要仇恨东北满族人,蒙古人,往上上溯到黄河流域的秦属中原人。

大炮等平时很少发言的,也纷纷要麦吐露心声..............

面对似乎一边倒的反对声,情歌有的力不从心,申辩其实自己内心从没有认同集权制度,本质上是和大伙同类,只是无论如何民族大义面前,集权还是分权,是可以搁置一下的,再说文化不到位,集权也是现实的选择。

这个纷争一直延续到半夜。

后半夜,忽然上来了油管庄民,他的昵称后,还拖了一个括号人生导师字样,倒是像极了体制内的括号副部级之类的感觉。

他开始和同呼吸,阐述他的有关宪政民主和民粹主义的区分的理论。他的理论大意是,分权的民主有好坏之分,同样,集权的专制也是有好坏之分,好的集权显然比坏的民主好,而且由这个好的集权更能迈向好的民主。于是自然而然话题转到邓的*****风波事件。庄民是极力称赞邓的威权治理。

同呼吸不紧不慢的开始批驳这个说辞,

这时候一个名唤渝中居的女生,插进来发言,据理力争反驳的庄民的论调,以及庄民的崇拜。

渝中居自称祖籍苏州,现居上海,大学毕业三年在家到处游玩江湖,观察,学习,思考,因为特喜欢成都的悠闲生活节奏,盼望有早一日,能在那里渡过人生,故取名渝中居。

渝中居在群中偶露峥嵘,常赢得一片喝彩,倒不是她的说辞有多高深,而是听她声音,似乎黄毛丫头,这般一个小女生,有着哪一些阅历深厚的人见解,确实难得一见。众聊友自然也是众星捧月般爱护。

于是,庄民有的不自在,想抢麦压到渝中居,更引发其他聊友额度不满。

有聊友翻出庄民过去的言论助证他的荒唐。

佛门学生慧海无相,加入进来,他长者风范,剖析庄民,也引发庄民更加极端的表达,于是表达出,为了政治,开枪压人,都是必然的。

于是似乎进入了正邪交锋状态。

慧海声音依旧平稳深沉,但是已有杀机,他说道,居然庄民一意孤行自己的错误执念,我们已经不适合在一个群了。他停顿了一下,显然是考虑将话说的通圆一点,庄民插嘴问了一句,你是否要退群?慧海淡淡一笑,我要踢你出去群!

究竟崇尚忍耐的佛门子弟慧海是否真的将庄民踢出蒋德群,且听下一回分解。

提交评论

安全码
刷新